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線上看-40.連屍體都不撿的臭海盜越來越像正人君子啦讀書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才能弄成这样?”
跟随着先知一起“神兵天降”的迦罗娜以暗影步闪烁到布莱克身旁,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海盗,她从未见过布莱克如此狼狈。
看看他,简直就像是在烂泥坑里和一头猪狠狠打了一架,而且还打输了一样。
但在看到布莱克身后那惨不忍睹的末日守卫统帅的尸体时,迦罗娜又不得不发出惊叹。
她是个顶级刺客所以她很清楚要干掉这样一头强横的半神恶魔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布莱克只带了差不多二十五个人,就把卡扎克车翻了,虽然战斗到最后只有臭海盗一个人勉强能站着,其他人都已经是濒死状态。
但居然一个人都没死就完成了对末日霸主的清算讨伐,也确实是一件相当惊人的事了。
“喂,你这么亲密的扶着我,会让你家小男人嫉妒的。“
布莱克抱着昏迷的玛维,又很不正经的对迦罗娜说了句,他把怀里的典狱长女士交给兽人刺客,示意她带着她去看医生。
迦罗娜哼了一声,在布莱克肩膀上锤了一下,这一下差点把臭海盗打翻在地。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不正经的家伙装出来的。
“喂,过来扶着我啊,愣着干嘛?“
布莱克扭头对闪现下来的卡德加喊了一句,老头法师撇了撇嘴,但还是走上前搀扶住了虚弱的海盗。
“你今天可牛逼了,你是大英雄了,当英雄的感觉怎么样?”
法师低声问了句。
海盗耸了耸肩,说:
“我胳膊好像抽筋了,左脚脚腕可能断掉了,流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血,我的脑袋嗡嗡响,没准是脑震荡后遗症,而且我现在很渴,很想喝口酒。
这就是身为英雄的感觉.
你们为什么不来早点?
有维伦这么一个群星中最优秀的圣光牧师的援助,我们的战斗会变的很轻松,让我从最恶劣的角度思考一下。
难道你们是打算看着布莱克·肖和卡扎克同归于尽,准备一次性解决掉两个麻烦吗?
你们可真的太邪恶了。“
“德莱尼人的飞船启动是需要时间的。”
卡德加摇着头,扶着布莱克一瘤一拐的走向埃索达飞船设置在平台边缘的传送点,又耐心解释到:
“昨晚先知说他在冥想中看到了你留给他的信息’,便要求这艘原本已经被封存的飞船紧急起飞,
也只有它有能力运载足够的战士以空间迁跃的方式赶来救你们。
我可是看得清楚,德莱尼人们为了赶时间,甚至动用了非常危险的启动方式,这艘船差点在启动的时候爆炸了。
从这一点来说,你也欠我一条命呢,以后不许你再说我和迦罗娜之间的下流玩笑了。”
“想得美。“
布莱克咧嘴说:
“我的人生就剩这么点乐趣了,你休想夺走它。”
被抢走的新娘(禾林漫画)
说完,他扭头看向身后的卡拉波穹顶平台,支援过来的德莱尼守备官们封堵住了平台与下层神殿的阶梯,在那里和恶魔们战斗。
而倒在战场上的英雄们则被德莱尼人施法者快速传送回高空中的宝石飞船上。
德莱尼人们对于这次行动的定位非常清晰,就是单纯的救援,他们并没有打算趁机占领卡拉波神殿。
一来是兵力严重不足。
二来,这艘跑来支援的飞船可不是战斗用的,它连防空炮都没有,除了能在心理层面给恶魔们压力之外,在战斗中根本起不到任何辅助作用。
而布莱克尽管带着一帮猛人刺杀了卡扎克,顺带干掉了二号指挥官库鲁尔,但他们没有破坏掉这座神殿的恶魔指挥体系,此地的恶魔们的战斗力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因此尽管抵挡恶魔的守备官们一个个精神高涨,战意昂扬,但他们并没有再试图进一步扩大战果。
今天这场外来者创造的辉煌胜利是个开始,但今天还并非这座神圣之城回归德莱尼人手中的日子。
他们必须耐心等待。
幸好,在经历过可怕的屠杀时代后,德莱尼人们在耐心这一方面都已很有造诣了。
“哇,我们的阿尔萨斯小王子好猛啊。
布莱克被卡德加扶着走向传送点,还忍不住回头和看热闹一样,为身后正跟随着德莱尼人守备官们对着恶魔疯狂输出的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吹着口哨。
十三岁的小王子手持狮心斩杀者战剑,其身形敏捷又致命,完全继承了火刃剑圣们的威风战姿,他的身影在穿梭中往往能杀入恶魔群里,干脆利落的手起刀落中总能砍掉自己的目标。
邻家的卡哇伊小学生
打的兴起还会呼唤镜像,开启剑刃风暴X4的疯狂场面。
不过,他能打的这么起劲,全赖自己带着一个“好治疗”,穿着一身黑色链甲的年轻兽人萨尔手持毁灭之锤,就在战线之后不断的呼唤元素。
时而打出爆裂的闪电,时而呼唤流水治愈伤者,又将大地之力塑造出盾牌,施加在一切需要它们的人身上。
这两个家伙的配合娴熟,一看就不是第一次一起上战场了。
“好嘛,他们两凑一块去了,真是厉害啊。”
海盗吹着口哨赞赏着,又忍不住抱怨到:
“你轻点拖我,我可是伤员!懂不懂,你看我的脚腕都快断了,你这该死的家伙,我不就是和迦罗娜聊了几句吗?
你怎么就这么小心眼?”
“进去吧你!废话多。”
卡德加被烦的不行,干脆一把将布莱克推进了眼前飞船的传送点,目送着他消失在流光中,便拍了拍手,如出了口气一样。
他取出自己的法杖,对周围抵御恶魔不断后退的守备官们喊了一句,又开始准备一个大规模的群体传送几秒之后,随着卡德加施法完成,奥术的光辉缠绕在周围每一个守备官身上,任由恶魔们嚎叫着扑来,又在光芒闪耀中将所有人带离战场。
这撤退干脆利落,深得达拉然大法师们的真传。
他甚至还有闲心把身后卡扎克的遗体也一起带入了埃索达飞船中。
作为一名经历过战争的大法师,他很清楚这样敌人首脑的尸体带回去,能极大的鼓舞人民心中的斗志对于目前情况并不算好的德莱尼人们来说,他们很需要这东西来给予自己对抗恶魔的信心。
而在最后一个战士也被传送回宝石飞船后,驾驭着飞船的德莱尼人大技师以非常精湛的手法操纵着飞船上升,险之又险的躲开了布设在卡拉波神殿周围城墙上的邪能防空炮的灼热弹幕。
在近三十秒的准备之后,如他们到来时一样,激活飞船的空间迁跃从影月谷的天空骤然消失,又在几秒之后,出现在了邪能污染的大海对岸的地狱火半岛的天空中。
“呕”
对于第一次经历乘坐飞船完成空间跳跃的人而言,这种和传送术截然不同的体验相当糟糕,就连布莱克和他的小鱼人都有些受不了。
在飞船震动着停稳之后,被传送到飞船大厅中,气息萎顿的海盗坐在乘客椅上来了个干呕的动作。
他怀里的小鱼人也捂着嘴,四处寻找垃圾桶。
嗯,这艘用纳鲁黑科技驱动的魔法飞船内部非常整洁,而且富丽堂皇,让小鱼人这样粗鲁的家伙也没办法直接吐在地上。
那太丢人了。
QooApp:异常登入
“你看起来很难受,布莱克阁下,你需要帮助。”
一个温和的声音用很娴熟的人类语说了句,随后一只闪耀着圣光的蓝皮肤的手放在了海盗的肩膀上。
温暖的圣光在这一瞬如爆发的瀑流涌入海盗虚弱又受伤的躯体中,在布莱克眼前的人物卡上,那已经降低到一个岌岌可危程度的血条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丰满”了起来。
臭海盗的血条有多长,那是个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但能以如此精湛的技法让布莱克的生命力快速回升,已经证明了为他治疗的牧师手段相当高超,其治愈力甚至不弱于海盗曾经接触过的涩气满满的翡翠女王,觉醒者伊瑟拉陛下。
而且还不光是单纯的治疗。
在温暖圣光的包裹中,海盗身上那些被卡扎克施加的例如残疾、诅咒之类的负面状态也一一被驱散,
让布莱克昏昏沉沉的精神很快就变的清醒起来。
“我下次不管去哪冒险,都要带上您,维伦阁下,请告诉我雇佣您成为我的私人医师需要多少钱?
不要客气,尽管说。
只要能用钱解决这个问题,我愿意把我所有的宝藏都拿出来,先雇佣您为我服务十年说真的,有您的治疗加持,我甚至敢现在就去挑战污染者。”
布莱克从座位上站起身。
他还有些虚弱,毕竟生命力的恢复不代表精力恢复,他可能需要好好休息几天才能回到全盛状态里。
随着身上的圣光散去,他拿起烟斗回头看着身后那个比他高出四分之一的德莱尼领袖,这是他在物质世界第一次见到维伦。
但这个已经活了三万多年,近乎永生的德莱尼人老头的形象却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
不管是他身上永远洁白的祭司先知袍,还是他肩膀背后那个宗教装饰的仪轨,还是他手中由最纯净的德莱尼水晶制作,系着红色流苏的救赎者法杖。
就连维伦额头处闪耀的德莱尼领袖之印,那个奇特的小小圣光符文,都显得那么的真实。
而且这老头的双眼和其他德莱尼人一样远看上去就像是两个灯泡,但靠近了仔细看,却依然能看到温和怜悯的瞳孔。
他修缮极好的长胡须给了他一种睿智的感觉,甚至冲散这家伙下巴上触须带来奇怪印象。
“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你看我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位老朋友。“
FANTASY
先知温和的笑了笑,并没有因为海盗的玩笑而生气。
他眨着眼睛,对布莱克说:
“我猜,在你对未来命运的预言里,我是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是啊。”
布莱克点燃了烟斗,吐了口烟圈,说:
“在未来的命运里,我所见的每一块碎片都有你的身影,如果我们要和燃烧军团战斗到底,那么你的存在就必不可缺。
但先知与先知的交谈是一种禁忌,尤其是在我已经亲手搅乱了未来的情况下,我不认为我该和你谈论太多关于未来的事。
还是先把目光放在现在吧。
我救回来那个女人…
她和我关系复杂,我需要她尽快苏醒,我要问她一些问题,在那之后,我会和您继续交谈您感兴趣的事情,维伦阁下。”
“玛维女士现在可无法回答你任何问题。”
先知摇了摇头,他指了指这大厅之外的一间被封闭的房间,说:
“我刚才为她亲自查看过,她的情况非常糟糕,除了身体的损伤之外,她的灵魂也已精疲力竭,她需要休息才能恢复精力。“
“她以前也这样伪装过,这方面她是有前科的。”
布莱克摇了摇头,语气固执的说:
“没有谁比我更了解玛维。
她不是一个脆弱到连区区致命伤这么点小问题都克服不了的女人,我要去看看她,确认一下她是不是又在故技重施。
去地狱火堡垒吧,先知。
等我们到了安全之地后,我们再谈下一步。“
说完,海盗揉着头走向玛维所在的房间,先知目送着他离开,又摸了摸自己手腕上一枚深紫色的不规则水晶。
他长出了一口气,这位仁慈又温和的首领便拄着自己的救赎者法杖,前去大厅另一处,亲自为那些击败了卡扎克的英雄们治伤。
雷克萨这个兽人和他的几个族人的出现让一些德莱尼人很愤怒,但大主教奈丽制止了他们的讨论与憎恨她解释了雷克萨的出身,莫克纳萨氏族确实从头到尾都没有参與過對德莱尼人的屠杀,而且雷克萨今天的所作所为是真正的英雄,
这一点就算是再顽固的德莱尼人也没办法否认。
最终,这兽人编蝠侠和他的大熊米莎也得到了妥善的治疗,算是给今天的事划上了一个句号。
“咔”
埃索达飞船舱室的门以非常有科技感的方式向两侧打开,布莱克走入眼前的房间中,眼前的玛维正被安置在一个特殊的仪器中。
她的伤势比较棘手,必须先稳定情况,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而现在,典狱长女士就如一个睡美人一样躺在金属的平台上,已经有德莱尼女祭司为她清洗了躯体,
顺便洗了头发。
布莱克站在床边,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昏迷的玛维,他说:
“上次你也是这樣,我现在有点不敢确信你是不是真的虚弱到无法回答我,还是在逃避我要问的那些问题。
所以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测试一下”
海盗拉开玛维身上盖着的毯子伸出了手,在活动了好几分钟之后,他看着毫无反应的玛维·影之歌,揉着额头说:
“好吧,这次应该不是装了。”
“喂,就这样吗?”
萨拉塔斯不满的在布莱克耳边说:
“就这么草率的确定了她的情况?不再多做点什么?你可是累死累活的把她从一个绝境中救出来了。
这样的恩惠,就算以身相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快上吧。
我给你把风。
我知道你一直在怀念那一夜呢,现在她可是任你施为,这多刺激啊。”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布莱克吐槽了一句,他摇了摇头,把自己的萨拉迈尼留在玛维旁边,然后转身走出了这治疗舱,结果迎面就看到抱着双臂的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在眼前堵着他。
“喂,臭海盗,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十三岁的王子殿下用一种很不客气,也很痞气的声音对海盗说了句,他还很恶意的挥了挥拳头,布莱克了搬撇嘴,毫无畏惧的跟了上去。
小心哥哥们
正好,他也有些事情要和已经初显男子汉威严的阿尔萨斯谈一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