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超品漁夫-第三千五百九十九章 血霧中的月玲瓏推薦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从殷东话里,月玲珑听出了言外之意,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他……他难道被你杀了?”
话说出来,月玲珑自己都吓了一跳,又告诉自己:“不可能的!这一世降临的血魔是裂天魔王,你区区一个肉体凡胎,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哦,那个倒霉的血魔还是一个什么裂天魔王吗?啧,真是个辣鸡啊!”殷东感慨道,也是故意刺激月玲珑,让她多曝一些料。
月玲珑心中杀意在蒸腾,只有一个念头:“杀了殷东,这个该死的家伙,破坏了血魔降临的计划,毁了血魔族所有的筹谋都付之东流。”
“你去死吧!”
吼声响起,月玲珑的身体也暴射而出,身周有血光喷礴而出,势如奔雷一般,笔直撞向殷东,有着同归于尽、毁天灭地的恐怖气势。
“嗯?”殷东疑惑的看向月玲珑……身后的黑暗处!
与此同时,他也探手一记血龙爪挥出,一道血色龙影夭骄腾空,迎着月玲珑而去,瞬间就撕裂了她身周的血光,轰在她的身上。
轰的一声,月玲珑的身体直接爆开,变成一团血雾……是她自己爆开,而不是血龙爪把她轰爆的!
殷东惊觉有异,撤掌要退时,却发现他的身体被爆开的那一团血雾,直接笼罩其中,而被他牵着的秋莹,则被无形的规则波动挤出血雾笼罩的区域。
“找死!”
一直冷漠的像冰块的秋莹,突然爆发出一道森寒的清叱,身上也有刺目的剑罡爆起,斩向了血雾。
咻咻咻……
无数道剑罡斩向血雾中,都斩了个寂寞!
血雾翻腾,卷动之间,密密麻麻的剑罡都像泥牛入海,连一朵小浪花都没有激起,很快消失无踪。
“咯咯咯……”
三寸寒芒 小說
忽然,血雾中响起一阵妖冶的女人笑声,一道虚幻的女人身影也显化出来,赫然就是自爆成血雾的月玲珑。
随着月玲珑的身影逐渐凝实,她的眉眼五官也越发鲜活,跟刚才的气质大不一样,颇有种邪魅、妖冶的气韵,尤其是看向殷东的眼神,魅惑无边。
殷东微惊之后,心绪就平静下来,没有在意月玲珑施展的魅惑之术,对于他被困在血雾之中,也显得冷静无比。
血雾,也是一种能量啊!
他的身体里功法自行运转,吸扯四周的血雾能量,形成一个血色漩涡,快速吞噬炼化,转化为龙元。同时,他的龙魂刺也一波又一波的暴射,刺入血雾中月玲珑的幻影中。
血雾弥漫的区域之外,安玉棠似乎被吓到了,但是,在秋莹跟殷东分开之后,她的长枪举了起来。
在秋莹被血雾中的气浪撞开,又扬起黑剑,朝血雾劈下的刹那,安玉棠动了!
安玉棠眼中冷芒一闪,举起手中长枪,朝秋莹一枪刺如,有如毒蛇吐芯一般,直取秋莹的后背。
这一枪刺出,不带一丝破空声,带起一片幻影,快似流光,直刺在秋莹的后背!
看到这一击得手,安玉棠的嘴角勾起笑意。
下一秒,她又大惊失色。
枪尖破开她黑袍的刹那,“当”的一声金属猛烈撞击声响起,却是黑剑出现在枪尖处,挡住了她偷袭的这一枪。
嗡!
黑剑挡住枪尖的刹那,又爆发出无以伦比的炽亮剑光,撕裂了这一片黑暗的空间,朝安玉棠直斩而去。
“这剑……怎么会挡住我的枪?”安玉棠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一把黑剑,明明前一刻黑剑还握在秋莹手中。
她就是掐准了秋莹出剑攻击的刹那,才出手偷袭的,结果……连偷袭都失了手,她这个隐世圣门的弟子,竟然比一个偏远村庄的小村姑差这么多吗?
安玉棠也是个果断的人,偷袭失手,立刻远遁,身形暴退,像一道离弦的箭射入黑暗中,很快消失不见
“还想逃!”秋莹怒了,提剑追击。
殷东说:“不要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头去圣门杀她。”他不放心让秋莹离开,担心安玉棠是故意引开她。
但,秋莹没有听他的,冲进了黑暗中。
轰!轰!轰!
黑暗中,传来一道道爆鸣声,以及一道道刺目的剑芒,还夹杂着华玉棠的惨叫声,迅速远去,消失……
殷东大急,心气有些浮躁起来。
月玲珑还故意笑了起来:“啧,你的女人真傻啊,这么容易就上当,被安玉棠引走了,咯咯咯……”
说话之间,她幻化的身影一分为二,其中一道身影直接扑向殷东,直接撞在他的怀里,妖媚一笑,让本来心神不宁的他,心神恍惚了一下。
同一时间。
黑雾之外,纵横交错的大裂谷,又扩展了大片区域,不仅从血魔教堂冲出来的人,有不少在大裂谷中折戟沉沙,还有不少外面的人来不及退走,被虚空乱流卷入其中。
袭击了秋昌渊的莲生,也被卷进了一条大裂谷中,身上被虚空乱流弄出来一道道可怕的裂痕,但是没有一点血痕。
“卧槽!这是个什么怪物,连血都没有?”
大裂谷上方,秋昌渊惊呼出声。
他仍抱着枯树,在虚空乱流中,借着防御阵盘在苦苦支撑,而这个阵盘也支持不了多久了,阵盘上布满了裂纹。
朕也不想这样
而他的冰狐战兽,在他激活阵盘的刹那,直接收进了驭兽环。
所以,他目前的状况,比起莲生还要好些,甚至还在琢磨要把自家冰狐战兽扔到裂谷下,袭杀莲生,再借着驭兽环收回战兽。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他所在的这个位置,虚空不稳,驭兽环开启不了,根本放不出战兽,他想袭杀莲生的念头,也只能打消了。
“算这个怪物命大。”秋昌渊愤愤的说。
下一秒,他不甘心的看向炸开的碎空之地深处,那一片黑雾笼罩的区域上空,又是一惊:“那个残破的血魔教堂幻象呢,怎么不见了?不对……血雾中,那是我姐夫?”
黑雾之上,殷东与月玲珑战斗的情形,连同那一片弥漫整个血魔教堂废墟的血雾,也一起浮上了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