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陰陽商人:我有一間猛鬼公司 線上看-第一百零六章 有病吃藥閲讀

陰陽商人:我有一間猛鬼公司
小說推薦陰陽商人:我有一間猛鬼公司阴阳商人:我有一间猛鬼公司
“上面进不去。”姜煜在圆球状的红月上爬了一圈,到底也没找到突破口,无奈道:“这东西的表面坚硬无比,我刚才拿头撞了撞,也没撞开。”
魏无闫用眼神示意跟在后方的清道夫,有一队人立刻上前,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刚才眼神还清明无比的众人纷纷意识浑浊起来,像傀儡一样跟在清道夫后面缓慢的走出墙壁。
徐星落也在其中之列,徐母连忙站起来想要跟上,却被清道夫阻止,段小云赶紧上前解释道:“这是徐星落的母亲,不会伤害她。”
女人被拦住,目光却焦急的随着徐星落往外走,甚至不顾清道夫的阻拦想要强行突破,使得本来就模糊的轮廓变得更透明了。
“伯母您别着急,他们不会伤害星落。您先等会,等老板出来咱们一块儿去找星落,好吗?”
医妃权倾天下 小说
女人愣愣的点点头,颓然地坐在地上。
红月之上。
周弈几记重拳毫不留情,男剥皮人在一声惨叫中彻底化为了肉块在空中解体,他揉了揉拳头,冷冷道:“这骨头哪来的?”
在刚才的战斗中,两人分别祭出了两块骨头,中间断裂面肉眼可见能结合在一起,明显就是一块骨头。
系统:[触发任务:碎裂的骨头。]
系统:[寻找碎裂的骨头,任务已完成。]
“我要杀了你!”女剥皮人看到同伴死亡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癫狂,有殷红的血泪从眼眶中流出,“杀了你!”
“不说人话,我现在就杀了你哦,像刚才一样。”周弈冷冷的盯着女剥皮人,“我只不过做了和你们同样的事。”
男剥皮人出现的糊涂,死的也糊涂。周弈留了这个活口,桃木剑戳在女剥皮人跳动的心脏上,“骨头是从哪儿来的?”
从刚才两人的对话,周易也猜出个大概。这两人灵力低微,要靠着吸取旁人的灵魂作为维系自身的养料,甚至还有一定的限制。
条件便是交换。
“你过来,我告诉你。”
逆天邪神 小說
球体外忽然传来敲击的声音,一下比一下激烈,声音像从遥远的山洞传出来,还带着绵延的回声。
“周弈,里面情况怎么样?”唐莉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周弈心里一沉,桃木剑便逼近了半分,刺入了女剥皮人的心脏。
这桃木剑本来便是辟邪之物,女剥皮人乃是阴物,此时已经是痛苦不已,却还咬着牙道:“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只是想活下去啊!不吃掉灵魂,我们便要日日受到刀割剥皮之刑,直到灰飞烟灭。我们也有活着的权利!”
“该吃药了!”
既然问不出结果,周弈桃木剑毫不犹豫刺进女剥皮人的心脏,剑尖一搅直接把心脏绞成了肉泥。
活着的权利?人人都有活着的权利,周弈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有什么凄惨的过去,但就算死的再凄惨,也不该拿别人的血来暖自己。
两人都死亡之后,天边忽然开始剧烈的崩塌,从崩塌之处飘出了许多白灰色的影子,这些影子隐约能看清楚五官,赫然就是刚才幻灯片中出现的人。
上方出现一方天空,四个人砰砰砸到了地上,魏无闫从上方悠然飘落,被砸在最底下的赵梓明痛苦道:“快起来,否则我要被压死了!”
“周弈。”魏无闫道:“谢谢你替我们解决了这件事。”
此时的血色圆球已经彻底崩塌,所有人都落到了地上,赵梓明不可避免的又被重新压了一回。
周弈淡淡道:“顺手而已,别以为我会多管闲事。”
此时此刻,海边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灵魂,所有的灵魂都恢复了清明,眼眶中流出血泪,呜呜的哭声响彻了夜空。
夜跑死在河中的女孩穿着白裙子,抱着手臂蜷缩在地上,不住地抽噎着,“呜呜,我爸妈还在等我,他们那么大年纪怎么能受得了!早知道那天我就不出去了,不出去就好了。”
“啊!我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能回去继续照顾你,是妈妈不好!”
“这是造了什么孽!我一辈子没做过坏事,怎么还遇到这种事!”
甚至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婴儿躺在地上哇哇大哭,浑身也是透明的,可见不是活人。徐母怜悯把婴儿抱在怀里,嘴里哼着儿歌,哭闹的婴儿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沉默,这些人已经死了,就算再怎么伤心再怎么不公平,阴阳相隔,事实已经注定,他们在也与阳间的亲人见不到了。
赵梓明也不由得红了眼眶,愧疚道:“魏叔,为什么我们不早点解决这些祸害人的东西,如果早点解决了它们,又不会有这么多人受害。”
“梓明,这鬼物太狡猾,不知用了什么东西隐藏气息,我们之前根本就找不到。”刘烨叹息道:“这么多人……都回不去了。”
“铃铃铃铃。”锁链的声音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所有哭泣的鬼都是一个激灵,有的人还想往别处逃窜,结果却被一条漆黑的大锁链狠狠地拴住拽了回来。
高约几尺的鬼差对周弈行了个礼,便拖着一些鬼走了。还剩了一些茫然的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周弈明白这些人是阳寿未尽,只能在阳间受尽蹉跎,直到阴寿耗尽才能转世投胎。他叹了口气,翠玉扳指白光一闪,呆在原地的鬼便消失不见。
“下次来早点。”
对魏无闫点了点头,周弈便带着自家两个员工和徐母踏过墙壁,骑上小电驴扬长而去。
“魏叔,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完了。”赵梓明道:“咱们必须找周弈问清事情经过。”
魏无闫盘着手中的黄花梨木串珠,缓缓道:“够了,梓明。我们得谢谢周弈,之前第三梯队像没头苍蝇一样找,毫无收获,若不是周弈,他们还不知要害多少人。”
“那这件事的结案报告怎么写?魏队。”刘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忽然感觉自己好没用啊!”
“照实写。”